发新帖

[花语书坊]乔真作品《新任老公,你太坏》总裁大人太霸道秦素问顾天宸小说

小荤 2017-8-6 370



《新任老公,你太坏》花语书坊书号:2253


请先关注花语书坊(微信号: huayushufang ),发送书号获取小说全部章节

1
001 做这种事,你让顾城怎么想


  “请你稍等片刻。”

  耳畔传来男人雄厚的声音,秦素问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,暗暗的握紧拳头。

 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况且还是自己做的选择,不管怎样也要坚持下去。

  她的双眼被布条蒙住了,视线里只有一片漆黑。

  不一会儿,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。

  随着一个人擦身而过,带起的风凉湿湿的,让她的心几乎跳出嗓子眼。

  一个陌生的男声在身后忽然响起,暗哑,低沉。

  “让她过来,你出去。”

  “是。”领她来着的男人推了她一下,应声离开了。

  下一刻,她的手腕被人抓住。

  对方的手,滚烫而有力。

  秦素问心尖一紧,因为不能视物,脚下不免踉跄,膝盖好像磕到什么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尖叫,她在惯性的作用下,直接跌倒了。

  身下的触感告诉她,是床。

  她几乎是瞬间就坐起身。

  身边床榻一低,那股熟悉的凉凉的湿气随之而来。她手指一颤,揪住了被单。

  这、这房间里,应该就剩下她和……和……

  那个男人!

  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现在都已经到了床上,再多游移不定和所谓的矜持都是空话。

  湿凉的气息靠近了几分,随即,一股截然相反的灼热侵袭而来!

  在这样的反差下,裸露在外的香肩,几乎是一瞬间就起了层小疙瘩。

  秦素问下意识往旁边躲了躲,出口的声音,比预期中的还要紧张一些:“先、先先生!”

  女孩子很干净,至少看上去是这样。

  青涩而又不失美艳,单薄浴巾下,窈窕的身材凹凸有致。

  男人灼灼的目光,悄无声息的落在她胸前。

  那藏在浴巾边沿下的丘壑,起起伏伏,泄露了她的紧张,呼吸急促,似乎比他还要急一些。

  她的身材也的确好,好到任何男人看到,都会想要将她直接扑倒,在那白皙细腻的肌肤上留下各种印迹。

  半晌没听到一丁点回应,秦素问下意识屏息着呼吸,心中忐忑又煎熬,简直是度秒如年,坐立难安。

  “把眼罩摘下来。”

  这时,一句带着些许压抑的声音,幽幽响起。

  “什、什么?”秦素问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男人没有再开口,抬手靠近。

  出人意料的,耳根几乎都要烧起来的女人,先他一步扯掉了脸上的黑布条。

  粗鲁的动作,不妨碍他看到她的手在哆嗦。

  为了不让自己反悔,秦素问决定速战速决,深吸一口气,壮士扼腕一般转头看他。

  灯光下,男人有着刀削般深邃的线条,那双亮如子玉的黑眸,更像是氤氲着炙热的火光,下一刻就会溢出来一般。

  只是……

  他……

  怎么、怎么看着有点熟悉?

  没等她乱成一锅粥的脑子想清楚,肩膀被一只刚劲有力的手扣住了。

  痛……

  还来不及惊呼,她被推倒在床上!

  随即,半裸的男人欺了上来。

  身体炙热,声音喑哑,呼出的气息,都带着火辣辣的温度。

  “秦素问,你做这种事情,让顾城怎么想?”

  秦素问的脑子“翁”的一声响,一直紧绷着的弦,断了。

  樱唇颤抖,好半天,她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微抖的声音:“小、小叔……”

  桎梏在她腰间的大掌,骤然间收紧了力道。

  “我和、和顾城离婚了……”她吓的赶紧解释:“但……他不许,不许我离开顾家,怕气坏爷爷。”

  身下小女人又惊又怕的回答让顾天宸的心情松缓了些许。

  脑门上沁出一些热汗,他强迫自己往后退,但其实也只是微微抬起了些身子而已。

  “离婚?为什么?”

  神情严峻的问完,他又眸光复杂的自嘲一句,“现在,似乎并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。”

  秦素问趁着这间隙,偷偷瞅了眼顾天宸,见他的脸没刚刚那么黑了,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可,随即又有想哭的心情。

  她怎么就那么倒霉,好不容易下了决心,却撞在自己的小叔叔手上。

  要知道,刚才他赫然间放大的气场,吓得她都快直接昏过去了。

  做这件事,却遇到小叔……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小叔也够……

  难堪了。

  她冷静了下,小心翼翼的又问:“小叔,你怎么在这?”

 

2
002 他不喜欢我啊

  “丁沐儿给我下了药,可惜,我并不会让她如愿。”简单的一句话,顾天宸讲清了自己的情况。

  他宁肯花钱找个好打发又干净的女人,也不要让那女人计谋得逞。

  只是,很显然,今天他的运气比较衰,找上的居然是自己的侄媳妇。

  秦素问这才注意到顾天宸似乎一直在压抑着什么。

  红唇颤抖了半天,她终于又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:“我、我现在出去,让他们给你换一个。”

  “我找别人,你也找别人?算了,我们将就一下吧……”

  秦素问的视野里,男人的俊脸一点点放大。

  她听到如擂鼓般的心跳声,身侧的双手死死揪住床单,吓得干脆闭上了眼睛。

  ……

  房间里漂浮着一些狎昧味,顾天宸起身将窗户打开通风,看了眼还躺在床上纹丝不动的小女人。

  唇角翘了翘,扯出一抹邪魅的弧度:“又没有进去,你在那里装什么鸵鸟?”

  将脸埋在枕头里的秦素问,一张漂亮的小脸烧的更红了。

  或许是念及两人曾经有过那么一点亲属关系,顾天宸没有做到最后一步。

  但秦素问还是羞窘的不行。

  她的手,到现在还酸得不行,大腿内侧更是火辣辣的疼,估计是磨破了皮。

  不过,人家都开口了,她也不好再逃避。

  她低头坐起身,红着脸要顾天宸帮她把放在客厅的衣服拿来。

  有些慌的穿好衣服,宽松的棉麻上衣,配上素色的牛仔裤,简单不过的衣服,掩盖住了她优美的身形,让她整个人变得又平凡无奇起来。

  而顾天宸也已经将衣服穿好,西装革履,仅仅是靠在窗边拿着一根烟,都显得比一般人贵气。

  这种贵气是与生俱来的,别人模仿不来,连秦素问的老公顾城也做不到。

  秦素问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,却又不小心的直接对上他的眼睛。

  深邃黑眸透出令人难以捉摸的光。

  她连忙收回,小脸莫名发热。

  天……

  她一看到他,脑海里,就不受控制的冒出他在她身上又亲又摸又蹭的画面!

  恐怕,整个S市心仪顾天宸的女人,都不会相信,看起来清高冷傲的顾天宸,在床上也会说那些哄人面红耳赤的情话。

  不过,现在他又变得冷冰冰的了。

  秦素问以前就有点怕这个不苟言笑的小叔,现在,哪怕两人刚刚做完那种事,她也不敢吭气,低头闷闷的站在那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眉心微微皱了下,顾天宸摁灭手里的烟,抬脚往外走,越过她的时候见她不动,才顿了顿,“还不跟上?打算在这过夜?”

  “哦,哦,好。”秦素问赶紧跟上,差点同手同脚,囧得一张漂亮的小脸更红了。

  打开门以后,顾天宸的特助陆尘站在外面,低声汇报,“丁小姐那边,我们稍微动了下手脚。”

  “恩。别太过分了,顾老爷子那边的面子还要顾及着。”顾天宸点点头,大概知道秦素问面子薄,稍微用身子挡了下她。

  陆尘点头应是,“那这位问问小姐呢……”

  “问问?”顾天宸下意识的重复了遍,感觉到身后女人瑟缩了下,才玩味的勾起唇角,“问问小姐我先带走,没用够。”

  陆尘略有些诧异的看了顾天宸一眼,见他不是开玩笑,暗想稍后还得去和中间人打个招呼。

  顾天宸带着秦素问一路下了电梯,到达车边后他随手打开车门进去,见秦素问还呆呆的站在那里,略微不耐:“还不上车?”

  秦素问还没有回过神,这会儿见顾天宸不是很有耐心了,赶紧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。

  有些无力的手指半天才扣好安全带,秀挺的鼻尖上觅出了汗珠。

  秦素问其实的确是不敢多和顾天宸说什么话的。

  他在顾家虽然是爷爷最小的儿子,但从来都是呼风唤雨惯了,而且就是他平时那严肃劲,秦素问想想都头皮发麻。

  “为什么离婚了。”就在她盯着自己的脚面发呆的时候,耳侧响起男人温沉的声音。

  秦素问打了个激灵,看了看他,见他的眸中浮现出一丝不悦的时候,才赶紧点点头,小声的回答:“他不喜欢我啊……我以为你知道他不喜欢。”

  顾天宸心说自己怎么可能会关注这些边边角角的事情。

  顾城是他侄子辈里还算出色的,至于秦素问……顾天宸瞥了她一眼,照她这种穿法,大概没有男人会第一眼就喜欢上。

  秦素问也在顾家住,不过是从小就住在顾家的。

  她的父亲当年为了救顾老爷子去世了,母亲忽然间不知去向,顾老爷子为了报恩把她接回了顾家,还让顾城娶了她。

  这几年顾天宸知道大宅子里头住着这么个小东西,但他从来没有关注过。

 

3
003 晚上答应的钱

偶尔擦身而过也就是听她在身边低低的说着“小叔”好,存在感真的太弱。

顾天宸刚准备开口说话,就听到她有些丧气的又补充了句“本来,我们就是凑合到一起的。他也和我说的很明白,他是真的不喜欢我,也不想耽误了彼此。所以我就答应他领了离婚证。”

“……”

没有听到回应,她怯怯的又喊了一句:“小叔……”

做完那件事以后,她还是第一回这么软绵绵又小心翼翼的喊他。

顾天宸扫了她一眼。

她却还是垂着脑袋,声音也低低的,有点无措的绞着手指,“这件事,希望您不要告诉爷爷。”

顾天宸勾起唇角,神情却很淡漠,“凭什么?”

秦素问心一颤。

察觉自己吓到人了,顾天宸才又慢悠悠补充:“不会。”

就这么戏耍着人玩的吗?

秦素问敢怒不敢言,眼神无意识的飘到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上。他的手型很好看,修长的干净的,指甲也修剪的很合适,指腹上有薄薄的茧子。

刮擦在她身上的时候,总是会引起特别的感觉。

她触电一样收回眼神,“谢、谢谢。”

顾天宸便不再说话。

秦素问哪里还敢吭气,她觉着和这个小叔交流真是吓死了!

好像一个眼神都能把她冷死。

顾天宸只问了下离婚的原因,其他没有多问,不是顾家的问题,他不想多余关心,秦素问会不会保密,他一点也不担心。

她敢把自己小名儿问问的事情说出去?除非她傻了。

小姑娘总低着个头好像犯了错的样子,倒有几分小兽般的可怜样。

顾天宸有点同情心也就开口问了,可他偏不,一直到车子拐进顾家大宅,他要下车,总算是逼出了秦素问的下一句话。

“小、小叔。”秦素问的脸红的好像天边的火烧云一般,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,出口的话结结巴巴,“钱……晚上答应的钱,什么时候……能、能给我。”

打开车门的顾天宸将原本要探出的脚收了回来,清冽的眸子在秦素问上下打量,而后他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意,“我为什么要给?”

秦素问的脸色瞬间苍白,“可是我们都……”

“没做到最后一步,问问小姐你也太不敬业了,不是?”顾天宸倾身过去,在那晶莹如玉的耳垂边咬了咬,“或者,在车里重新来一次,只要问问小姐你敬业到底,钱我一份都不会少。”

秦素问被咬住的耳根都开始泛红,她怎么可能和顾天宸在顾家大门口做这种事情!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啊。

既然顾天宸不打算认账,秦素问也没有再坚持,等顾天宸的压迫离开后,赶紧解了安全带推开门下车。

顾家的花园很大,这是个百年家族才有的气度。

秦素问一路小跑,只觉着脸越来越烧红,脑子里始终是顾天宸那轻薄而又凉透了的眼神,他应该是小看她了吧?

觉着她是个为了钱可以出卖所有的女人吧?

想到这里秦素问就极其慌乱,步伐也渐渐快了起来。

顾城的小院近在眼前,秦素问的手机却忽然间响了起来。

看到来电显示,秦素问迟疑的顿住了脚步,盯着屏幕半天没有动作,不久后,手机暗了下去。

她松了口气,可这口气才呼出去,手机又亮了,不断的震动让手微微发麻,还有那熟悉的铃声,仿佛都带上了来电人不罢休的态度。

秦素问最后还是接了起来

“喂,妈。”语气眉宇间多少带了点颓然。

只是这模样手机那端人看不到,一连串的话炮语连珠放夹带怒火:“你还知道接电话?这都几天了,钱呢!?你真想让你妈我横死街头是不是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!”那边根本不等秦素问开口,气急败坏,“你也不想想,如果当年不是我在那死鬼丧命的档口即时躲了出去,你能进顾家?你能风光嫁进顾家当顾家少奶奶?现在好了,站稳了脚跟,就恨不得我赶紧死外头对不对?”

秦素问抿唇,不远处就是和顾城一起住的小院,她停下步子没有再走。

捏着手机的手指泛白,听着那边咄咄逼人的质问,她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晦涩难当的答:“妈,钱我过两天给你。”

也许她的语气太过坚定,电话那端的大嗓门歇了歇,也怕把人逼急了竹篮打水,才心有不甘道又有点发狠道:“后天,再没有钱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!”

 

4
004难道你背着我包养小白脸了

  半晌后,看着远处亮着灯的房子,她突然原地顿了下去,双手紧紧环住膝盖,咬着唇红着眼,只是愣是没掉眼泪。

  等到情绪缓过来,她收好手机,起身回到小院。

  一进厅就看到坐在沙发上,穿着居家服阴沉着脸的男人。

  说是男人,其实也不怎么贴切,他的眉目初长开没多久,轮廓帅气,眼梢嘴角都带着张狂骄纵的模样。

  俨然是个被宠坏的豪门小少爷。

  秦素问垂着的手不由得就握成了拳,有点做贼心虚的不敢抬头看他,“城哥。”

  “呵,还知道回来?”顾城将指尖夹着的烟往地上一扔,怒火“蹭”的就上来,起身几步来到她面前,“你别忘了你现在什么身份,你给我夜不归宿!?”

  余光能看到燃了大半支的烟落在地毯上,慢悠悠的竟然烫出了个洞,秦素问脸有些白,顾不得朝自己直逼而来的顾城,忙跑过去将烟头给踩灭。

  顾城的脸一瞬间变得更难看了。

  秦素问这才绞着手指,低着头,似乎在找解释的措词,“诚哥,我……”

  “听说你在找工作?”顾城却不耐的打断她。

  这话音落下,秦素问的心一揪,顾城的势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,既然知道她在找工作,是不是也知道……

  顾城看着灯光下惨白的脸似乎又白了几分,不耐的情绪越发加重,“你想要抛头露面没关系,但你想让顾家少奶奶抛头露面就不行,你有没有想过爷爷知道了会怎么想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缺钱?”他再一次打断她。

  秦素问听到他这两个字的问话,解释一顿,感觉他的语气似乎好了一些,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。谁知却对上他和顾天宸有些相似的凤眸,顿时心中一阵别扭的低下头,迟迟才答:“嗯。”

  “我不是给过你钱了?”顾城慢慢走到她面前,看着她一直飘忽不敢看自己,拧着眉不知道想到哪里去。

  突然他脸色一沉,咬牙切齿的问:“难道你背着我包养小白脸了?”

  顾城会这样问也无可厚非,秦素问虽然被顾老爷子收留,但是几年下来,吃穿用度依旧讲究不起来。

  不管有没有被冠上“顾家”这两个字,她总是做着朴素的打扮,素面朝天,T恤牛仔,给人邋里邋遢的感觉。

  手机是那部破破旧旧摔了好几次漆掉得不成样子的诺基亚,没见着换新的。

  身上也是一层不变的宽松棉麻款衣服配牛仔,头发更是不烫不染。

  明明是个二十出头青春正茂韶华正好的姑娘,却整得跟个十三四岁的正经学生一样。更重要的是性子还软绵绵的,无论你给什么态度,就跟一拳头砸到棉花上。

  白开水一样,让人觉得无趣!

  所以,对于这样一个完全没有开销的闲人,每个月花个三万来养着,除了养小白脸,顾城完全想不通她哪里还需要用钱。

  秦素问被他的话逼迫得有些难堪,却不知道怎么辩驳,只能紧抿着唇,红着眼无力的否认,“我没有。”

  她和母亲私下里有了联系这件事,别说是顾城就算是顾老爷子都不知道。

  她当初本来想搬出去和母亲住,毕竟顾家到底大门大户,她的父亲于顾老爷子有恩,也是父亲的事,她在这里找不到归属感。

  只是母亲却长篇大论,一番好言相劝,说跟着她只有苦日子吃。反正长大了也要嫁人,有个顾家撑腰下半辈子也能过的好一些。

  到底是从小到大都不懂得“叛逆”二字如何写的乖乖女,秦素问犹豫了一会儿就答应下来。

  “没有那你跟我说你哪里要用钱,我是能养着你,但你也别忘了,要是被爷爷知道我们的事,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这样的威胁让秦素问沉默了半晌,双腿那本来已经被忘到脑后的磨蹭疼痛又开始渐渐疼起来。

  她突然有点委屈,为什么自己要陷入这样的地步。

  她母亲问她要过几次钱,第一次就数额巨大,她只能将顾城几年给的钱都给了出去。谁知道是不是因为爽快又大手笔,母亲就以为她过得很富裕,几次下来,狮子开口越来越大。

  三百万……

  她哪里能来三百万?

  这个数,也要顾城给个十年,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,她也绝对不会知道有赚那种钱的渠道,只是第一次就碰了个软钉子。

  顾天宸说没真做就不给钱,那她就白白被……被当做发泄工具?

  只是,如果因为要钱,而再和他呆在一起,她确实是没那个勇气了。

  顾天宸的段数简直比顾城高了不知道多少倍,如果真的要开口,还不如试试和顾城……

未完待续……

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!由于篇幅限制,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,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“阅读原文”先睹为快!
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