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[文心书阁]清穿之纯悫皇贵妃小说 耿默薇胤禛重生小说全文阅读

小荤 2017-7-24 368


  这是一本讲述重生穿越宫廷的古代言情小说,作者毛线球儿写的新书,喜欢这类小说的男生和女生都很适合阅读哦。清穿之纯悫皇贵妃小说书号3全本连载,小编精选文心书阁(wenxinshuge)第34~36章节给读者提前免费阅读,看清穿之纯悫皇贵妃小说主角耿默薇,天申,胤禛,绿竹的故事。。。胤禛在闭目养神,没有看到乌雅嬷嬷的表情。。。

  第三十四章 钮钴禄.莞筠

  酉时刚过,前院里的一个小太监就到汀兰院通知了钮钴禄.莞筠今日贝勒爷要在这留宿,钮钴禄.莞筠喜不自禁,看来,若是没有德妃娘娘,贝勒爷昨儿个就会过来了吧!

  “格格,这下可好了,贝勒爷晚上就过来了,明日请安也有底气。”钱嬷嬷看着丫头打赏了小太监出去,笑眯眯的对钮钴禄.莞筠说道。

  “嗯,嬷嬷好好准备准备,免得到时候让贝勒爷不如意了。”钮钴禄.莞筠微微笑着,看起来倒是有些害羞。

  “格格说的对,老奴亲自去盯着。”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无论格格性子怎样,自己都是格格的嬷嬷,早已和她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若是格格不得宠,自己也没好日子过。

  “玉儿,上前来!”

  细细的打量着玉儿,这丫头是越来越俏了,生生的把自己比了下去,不过,玉儿是她自己挑的,对于自己的容貌,钮钴禄.莞筠深知吸引不了男人,到时候,这颜色好的玉儿就是自己的帮衬,最重要的是,她的父母兄弟都在自己手上,她决不敢生出二心来。

  “今晚贝勒爷过来,晚上就由钱嬷嬷来伺候,你可明白?”虽然知道自己总是要抬了玉儿来帮衬,但是,这第一天还是不要出来露脸,若夺了贝勒爷的关注,可真就打自己的脸了。

  “奴婢明白,今日奴婢身子不爽利,不敢过了病气给贝勒爷和格格。”玉儿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格格的话她怎么可能不懂,在府里时格格对她多有照扶,她也以为格格真心对她好。

  格格曾经问过她到了年纪想不想放出府,她当然想啊,若是格格嫁人了,自己有可能被格格选作姑爷的通房,玉儿不愿意,她不羡慕那荣华富贵,她只想与家人平安的在一起,她以为格格问她是愿意替她做主,毕竟格格以前待她很好,她也就如实的告诉了格格,谁知,在进贝勒府的前一晚格格就把她家人抓住了威胁她!

  玉儿不是家生子,若是等她家人存够了钱是可以来赎她的,所以,钮钴禄.莞筠直接掐中她的要害,让她心甘情愿的来为她固宠。

  其实钮钴禄.莞筠并非就一定要玉儿来固宠,玉儿虽美,却也没到让人一见倾心的地步,只不过,她居然想着出去嫁人当正房娘子,呵,自己都只是个做妾的命,凭什么她的丫头却能当正房,即使不是嫁给有钱人家却也是正房啊。

  “哎呀,你这丫头,快起来。”钮钴禄.莞筠很温和的拉起跪着的玉儿,“既然病了,那就回房好好休息,你要知道,我的身边可是缺不了你的。”钮钴禄.莞筠笑着,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。

  越是看到钮钴禄.莞筠的这种表情,玉儿的心里越是害怕,“是,让格格担心了,过两日奴婢就好了,到时候就可以继续伺候格格!”

  “嗯,下去吧!”既然已经说好,量这丫头也不敢耍花招,钮钴禄.莞筠摆摆手,让她退下。

  玉儿如获大赦般,转身离开。

  自知道了胤禛要过来,钮钴禄.莞筠就一直在期盼着,可是天渐渐的暗了下来,院门口还是没有出现贝勒爷的身影,钮钴禄.莞筠开始着急起来。

  “嬷嬷,你说,贝勒爷会不会不过来了?”钮钴禄.莞筠有些不肯定,不管再怎么狠,她都只有十三岁,要见自己的夫婿了,她还是会害羞紧张,但是更多的却是,若是贝勒爷今晚没过来,那明天可就真没脸了。

  “格格别担心,贝勒爷或许是有事儿给耽搁了,过会儿肯定会过来的。”钱嬷嬷也没底,不过她也只能安慰道,而且,格格想听的也不过就这句话而已,仿佛这样就可以增加她的信心。

  “嗯,也是,贝勒爷那么忙,想来也是被重要的事儿耽搁了。”钮钴禄.莞筠喃喃道。

  主仆俩在正厅里等待着,小丫头们在门外侯着,准备随时告知情况。

  而胤禛,直到辰时过半,由苏培盛提醒时辰后,像是才想起般,带着苏培盛走向汀兰院。

  “贝勒爷吉祥!”胤禛一到汀兰院,钮钴禄.莞筠和一众嬷嬷丫头们赶紧请安,还好,别管多晚,贝勒爷终究是来了不是?

  也没喊起,胤禛越过钮钴禄.莞筠直接进了屋子,钮钴禄.莞筠在嬷嬷的提醒下赶紧跟了进去。

  丫头们已经备好热茶,胤禛抬起喝了一口,面无表情的把茶杯放下,不再碰。

  瞧着这样,钮钴禄.莞筠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难道贝勒爷不满意?这明明是贝勒爷最爱的普洱,而且还是陈茶,怎么会不满意?难道打探到的消息是错误的?

  胤禛打量着低眉敛目的站在眼前的女人,这样子倒是给人一种老实可靠的感觉,也是,她最是会装,否则又怎么会把自己骗了那么久?

  无宠时一直低眉伏小的在福晋面前伺候,连一向精明的福晋都相信了她,在身体不行时还会把管理后院的事交给她,虽然这里面并不乏福晋看出自己想给钮钴禄.莞筠立威,但是,若不是她也相信这个女人,她不会交权交的那么干脆。

  这女人也是个有脑子的,福晋身子一好便把掌家的权利还了回去,这更让福晋放心,也更让自己觉得她懂事明理儿。爷以为自己是够能忍的人,却没想原来自己的后院里还有一个更能忍的,若不是弘历登基当了皇帝,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后,恐怕还不会轻易暴露出来。

  看着眼前的女人,胤禛就会想到弘历,那也是个会装的,表面是那么兄友弟恭,弘昼是什么性子自己会不清楚?弘昼根本就不是那荒唐的性子,因为他不会让他额娘担心,可是为了打消他的顾忌,那荒唐的事可是一件又一件的干出来,最终,弘昼的死或许都是值得怀疑的吧。

  胤禛觉得自己当初是瞎了眼才会宠爱她们母子,作为一个皇帝,弘历好大喜功,宠妾灭妻,为了个青楼女子便要休了自己给他选的嫡妻,又爱四处游玩,劳民伤财,到了后期更是宠出了钮钴禄.和珅那个大贪官,难道他不知道他的阿玛是最恨贪官污吏的?

  胤禛起身走到钮钴禄.莞筠面前,抬手捏住钮钴禄.莞筠的下巴抬起她的脸与之对视着,没有分辨钮钴禄.莞筠眼里的期待是什么,只想着刚到府邸三天便打探了那么多事,看来还真是有本事!

  “安置。”甩开手,胤禛朝床边走去,在床上睡下没有一丝要欢爱的意思。胤禛不愿碰她,睡觉时这些女人都要离自己三拳之远,胤禛也不怕会碰到她。

  钮钴禄.莞筠站在床边咬咬唇,不知道该怎么做,无奈的也爬上床紧靠着里边睡下。

  苏培盛看到这了然,这钮钴禄格格是很不得爷的心啊!带着还在愣着的钱嬷嬷出去了。

  蜡烛慢慢的燃尽,新的一天又要到来……

  第三十五章 赏赐

  第二天一早,胤禛要早起去上朝,临走前让苏培盛去找高无庸去告诉福晋,大意就是说他很满意钮钴禄.莞筠,让她从库房里赏点东西,毕竟,高无庸是府里的管家太监。

  苏培盛收到指令时,嘴都惊呆了,主子爷喂,你昨天的表现那是对钮钴禄格格满意?

  而且前两日明明对耿格格是那般不同的都没得赏赐,这确定没有说错人?

  苏培盛高速运转的大脑暂时有点儿短路。

  “怎么?还不去?”胤禛睨了苏培盛一眼。

  “是,奴才这就去。”得,甭管主子爷心里想的是什么,赶紧把事办了就对了。

  蘅芜院里,高无庸走后……

  “嬷嬷,你说,爷这是什么意思?”福晋有点拿不准胤禛的意思。这么多年来,胤禛从来没有吩咐过要给后院的哪个女人赏赐。

  下面的人献上来的东西或是皇上,娘娘赏的,从来都是直接送到自己这儿由自己分配,这还是头一次贝勒爷说要赏谁。

  只是,本以为贝勒爷很满意耿默薇,谁知得到这份殊荣的却是钮钴禄.莞筠,只一晚罢了,自己却是小瞧了她,看来……

  “嬷嬷,你亲自去库房里挑挑,看有什么东西适合的。”无论自己多不愿意,既然贝勒爷吩咐了,自己就得照办,而且,真给了赏赐,后院里的女人还坐的住?就李氏那性子,耿默薇侍寝两天便这样了,这得了贝勒爷意的钮钴禄.莞筠她会那么轻易地放过?

  喝了口茶,乌拉那拉.舒兰坐在椅子上整理了衣服,等着那些女人的到来。

  而每天的请安都是乌拉那拉.舒兰又爱又恨的时刻,无论贝勒爷前一晚在哪个院里,第二天还是得乖乖的来请安,妾就是妾,永远都越不过自己去,但是,看着她们一个个春风得意的样子,自己又恨不得她们快些消失。

  辰时差一刻钟,各院都陆续的到了,乌拉那拉.舒兰也没有为难谁,包括钮钴禄.莞筠,只是在让她们退下时,告知了大家这一消息,并直接赏了东西。

  “钮钴禄妹妹昨儿个侍寝,爷特意赏了些东西,嬷嬷。”乌拉那拉.舒兰笑的很是雍容华贵。

  “钮钴禄格格,这套红宝石头面是上个月德妃娘娘刚赏下来的,都是上品。”柳嬷嬷拿出刚挑选的东西,眼里见不到一丝笑意。

  “怎么?钮钴禄妹妹这是高兴傻了?还不接下赏赐。”看着呆愣的钮钴禄.莞筠,乌拉那拉氏就气不打一处来,怎么,这副惊喜的样子给谁看?

  “妾身谢贝勒爷赏,谢福晋赏。”钮钴禄.莞筠马上反应过来,忙接下东西谢恩,心里却在嘀咕,莫说贝勒爷会给赏,昨晚明明就是对自己不满的,怎的今儿个福晋就赏了东西?难道是福晋?可是,既然福晋都打着贝勒爷的名号,难道就不怕贝勒爷的责骂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

  “哟,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,这让爷惦记着的,妹妹莫不是有什么……”李桂芳自一听到是贝勒爷要给的赏赐就火了起来。

  第一次见到贝勒爷时她就一见倾心了,不然也不会在德妃娘娘要给贝勒爷挑人时多多的表现自己,而在知道自己真的被挑中时,她更是欣喜,她来自江南,有着江南女子独有的吴侬软语,且身材也比不上北方女子的高大,娇小玲珑的身姿,姣好的面容,相信贝勒爷会喜欢的。

  进了阿哥所,虽有宋馥在前,但是两者一比她还是自信的,可是,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希望变失望后,她觉得贝勒爷的心不在她们任何人的身上,无论是福晋还是妾氏。

  但是她始终相信贝勒爷对她是不一样的,否则,贝勒爷怎么会允许她生育那么多的孩子,府里有一半的孩子可都是出自她的肚皮,并且,贝勒爷给他请封了,这样的话她就不仅仅是一般的妾氏,她有了上皇家玉碟的资格并且当贝勒爷百年后,她可以陪在她的左右,这都是其他人没有的。

  可是这两天,贝勒爷一次次的打破自己的看法,以前从未在哪个院里连续歇过两天,而在蒹葭院里却是足足的两天,不过这可能有德妃娘娘的原因,所以她除了在言语上对耿默薇耍耍威风外,她并不能做其他的。

  但是,钮钴禄.莞筠,她凭什么让贝勒爷打破常规,不论是什么赏赐都是福晋一手办好的,贝勒爷从未插过手,可是,今天却主动发话让福晋给钮钴禄.莞筠赏赐,这已经不仅仅是什么赏赐的问题了,而是,贝勒爷的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钮钴禄.莞筠,若是,那以后该怎么办?

  “住嘴,贝勒爷的决定轮得到你来议论?回去把女德抄一份,三天后交给我。”李桂芳的话还没说完,乌拉那拉.舒兰便打断,她并不想维护钮钴禄.莞筠,只是,李桂芳的话后面可能会牵扯到淫秽之术,这样的话说出来若是让贝勒爷知晓,不仅李桂芳会受到惩罚,就是自己,可能也会被贝勒爷责难,自己虽然也想李桂芳她们与钮钴禄.莞筠对上,但却是不能牵扯到自己的。

  “是。”李桂芳并不服气,不过嬷嬷一直给她使眼色让她不要反驳,否则她可能会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行了,都散了!”看着憋屈的李桂芳,乌拉那拉.舒兰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,即使没有让她们俩现在咬起来,但是这是迟早的事儿,而且,能看到李桂芳吃瘪,她还是很开心的,毕竟李桂芳对她的威胁是最大的,她可是有三个儿子傍身。

  出了蘅芜院,默薇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看着钮钴禄.莞筠远去的背影在出神儿。

  钮钴禄.莞筠会受宠吗?会,但绝对不会是现在,那现在是怎么回事?自己和她可是同病相怜的不受宠才会与她交心,而且,这一世的人都是那么奇怪,连贝勒爷都是奇怪的。

  那,历史还会顺着自己的记忆发展吗?钮钴禄.莞筠现在受宠,或许弘历很快就会到来,到时候,弘昼还会是自己生的吗?

  不,不会的,弘昼是自己的儿子,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一定会来自己的肚子。

  而且,若是钮钴禄.莞筠受宠了,接下来的一切都会有变数,自己是否应该争一争了?

  第三十六章 闲谈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胤禛仿佛是真的宠爱钮钴禄.莞筠一样,一个月里在汀兰院待了好几晚,即使晚间不宿在汀兰院,白日里得空也会过去坐坐,这给了后院的女人们很大的冲击,其中也包括了默薇。

  “耿妹妹,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武淑宁坐在默薇的对面,嗑着瓜子儿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,想来爷是挺喜欢钮钴禄妹妹的。”默薇坐在一旁绣花,头都没抬的回道。

  这一个月里武淑宁三不五时的就来蒹葭院里坐坐,每次来也总是带有吃食,也不知武淑宁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,吃食这些东西是能随便拿出来的吗?即使没问题,被倒打一耙也是说不清的不是?

  可是,每次来都带着吃的,默薇也不说什么了,这也更坚定了默薇要申请小厨房的事儿,这小厨房做出的东西确实是要好吃很多,最主要的是像武淑宁这样折腾出这么多花样来也没人管。

  也快了,自己给了乌雅嬷嬷一个月的时间让她想清楚,一个月太长也太短,她若是想向德妃娘娘递消息也是要点时间的。过两天就到了最后期限,等把乌雅嬷嬷的事解决后,绿琴她们的事就好解决了,小厨房的事也就更好解决了。

  默薇把绣线剪断,“武姐姐,你看看这样行吗?若是行的话我就继续绣下去,若你有什么想法我再改改!”上次武淑宁来时,默薇正在绣花,她想弄一个小小香囊,给玉靇戴着玩的,谁知武淑宁一看到就喜欢上了便向默薇讨要。

  反正每天都是这样无聊的过,默薇就让她把要绣的花样子给送来,这不,刚刚绣了差不多快要收尾了,让她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么。

  武淑宁接过来瞧了瞧,满意的不得了,她从小就学素描,画的很好,但是一拿起绣花针来,那简直就是要命啊,手被戳了很多洞洞出来不说,绣的东西也是乱七八糟,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来

  ,那天看到默薇绣的那么好,她喜欢的很,就厚着脸皮让默薇也给她绣了一个hello Kitty。

  她还记得默薇看到hello Kitty时那被雷劈了的表情,太搞笑了。要说默薇是真的觉得太无厘头了,哪有猫是长这个样子的,奇奇怪怪的,不过武淑宁给画上了色,看起来除了怪了点,还是挺可爱的,相信小孩子应该会喜欢,所以,到时候也可以给天申玩。

  “好看,耿妹妹你的手真巧。”武淑宁真心的赞道。

  “武姐姐你谬赞了,你不嫌弃就好。”默薇笑笑,对于武淑宁的夸赞,默薇还是挺得意的。

  接过武淑宁的递过来的小绣框,默薇继续接下来的收尾工作。

  “要我说啊,汀兰院的那位也真挺有本事的,李侧福晋可是明里暗里的使了那么多的绊子,她也硬是没中招,倒是让贝勒爷和福晋责罚了李侧福晋,而李侧福晋呢,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”武淑宁唏嘘的感叹道,要她说啊,如果那些绊子是使给她的,她还真心的躲不开啊,难怪她能是最后的胜利者。

  默薇满头黑线的看着武淑宁,这话是随便能说的吗?还这么大大咧咧的说出来,不过,这大大咧咧的形象会是武淑宁的真面目吗?

  不要怪默薇多心,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戏子,演绎出自己的一生,有的人却是那么的善于伪装,伪装的让人想不信都不行,可是,到了最后,当你们都陷入万劫不复的时候,她会站在最顶端,狠狠的嘲笑你,嘲笑着你的傻,你的愚蠢。

  “武姐姐,慎言!”默薇没有附和她,只轻言提醒着。

  “哎呀,我知道啦,我又不会出去随便乱说,只是在你这儿说说罢了。”武淑宁满不在乎的说着。

  听了这话,默薇更是无语,什么叫就在这儿说说?这儿也不能说好么,到时候,一个人说的话倒是变成两个人的过错了。在天申还没有出生之前,默薇不能让胤禛对她产生一点点的厌恶,即便没有宠爱,但是,每个月里只要胤禛来那么一两次,这样默薇就有信心天申一定会来。

  “好啦好啦,我以后都不说了,在哪儿都不说还不行吗!”看着默薇还是一脸的不赞同,武淑宁嘟嘟嘴嚷嚷道。

  不是说她怕默薇,而是,缘分真的很奇妙,有的人相处一辈子都没有感觉,认识一辈子却也永远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,而有的人,只是相处过一两次便已认定这是自己寻找的挚友,知己。而默薇对于武淑宁来说便是后者。她不希望和默薇之间产生什么嫌隙,而且,默薇这么说也的确是为她着想了。

  第一天请安时武淑宁没有对默薇有感觉 ,那是因为她的心思全都放在了钮钴禄.莞筠身上,她想看看乾隆她老娘孝圣宪皇后是什么样的,对于这个在府邸一直不受宠,后来因为某四染了时疫到侍疾而冠宠六宫熹妃娘娘到底是什么人,毕竟看甄嬛传时,熹妃可真真是个,嗯,怎么说呢?善良的人?

  因为甄嬛传与历史真的有很大的出入,对钮钴禄.莞筠的叙述了解也不深入,所以,好不容易有这个可以接近她的机会,她又怎么舍得放过?

  不过,自从经过蛋糕事件后,武淑宁对她越来越没兴趣,当面一套背面一套,这样的人有很多,不在乎她一个人,而且,武氏的寿命可以等到某四登上皇位,所以,乾隆的出生,成长自己都可以看到,那自己干嘛还委屈自己去将就她,何以琛不都说了吗?我,不愿意将就。

  不过,虽然历史学的不咋滴,但是弘辉不是在他八岁的时候死了么?这一世怎么还活着?难道是在她们入府之后?这是武淑宁唯一觉得不对劲的地方,哦,对了,还有弘昐,虽然自己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去世的,但是,他不是比弘辉还要早的吗,怎么他们俩都活的好好的,这让武淑宁感到意外之外,其他的所有,好像都是按照她记忆中仅有的历史记忆发展。

  又在蒹葭院里待了会儿,武淑宁才带着青儿回去

  自己的芷兰院。

  “格格,喝点水。”乌雅嬷嬷重新沏了一杯茶给默薇,自从默薇那天和她谈过之后便没有再说这件事,但是她知道默薇是认真的,其实她也想真心的伺候默薇一个人,只是主子那里,她怕不好交代,这一个月下来,主子的态度越来越隐晦,也越发的让人看不懂,若是与主子说了,主子会是什么反应?换个人来?还是答应?可若是不与主子说,格格给的期限就要到了,到时候自己还是不能逃避,看了一眼默薇,也罢,明儿个寻个时间去见见主子。

  “嗯,嬷嬷,绿琴呢?”默薇喝了一口,想了想,武淑宁好像挺喜欢自己的一副白玉耳环,待会让绿琴找出来给她送去,今儿个自己说话好像有点儿太严肃了。

  “绿琴和绿竹她俩在给格格缝制衣衫,格格找她有事?”乌雅嬷嬷站在默薇身后,轻轻的给默薇按摩着肩膀和脖颈,这两天一直低着头绣东西,脖子还真是受不了。

  “哦,也不是什么大事,待会让她把那副圆珠状的白玉耳环给武格格送过去!”默薇点点头表示知道。

  “老奴知道了,格格可否要休息会?”刚刚陪了武格格那么久,格格也不知道累不累!

  “嗯,你去找绿琴吧!”默薇起身走到床边,自从上次睡在榻上落枕了,现在她们都看的紧紧的,不让默薇往榻上睡!

  “是,那格格好好休息!”给默薇把床帘放下,乌雅嬷嬷轻手轻脚的退出房门去找绿琴。

《清穿之纯悫皇贵妃》已上线微信文心书阁(wenxinshuge)连载,书号:3,作者码字不易,请支持正版!

未完待续...
 
关注“文心书阁”微信公众号:wenxinshuge,微信回复书号:3,获取更多后续章节。
 
文心书阁,原创精品小说平台,用微信看小说,即点即看。
 
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,送30书币,可免费阅读1-2章哦~!
 
文心书阁小说官网:http://www.wenxinshuge.com
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